中科院東北地理所:錦繡田野 向美而生

旅順廣播電視網綜合 劉 欣2019-06-18 10:08:01
瀏覽

 
 
中科院東北地理所:錦繡田野 向美而生  
 

中科院東北地理所:錦繡田野 向美而生

中科院院長白春禮調研東北地理所大豆分子設計育種重點實驗室。中科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供圖

■本報記者 秦志偉

4年特色研究所的建設和發展之路,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(以下簡稱東北地理所)走得既穩又實:優化學科布局,凝聚主攻方向;推動協同創新,強化學科引領;推動成果轉化,打造全產業鏈條……

有兩組數據可以證明:東北地理所承擔的國家重大科技任務從籌建前的1項增加到9項;4年來累計獲得科研經費約7.9億元,是籌建前同期水平的兩倍。

看到這兩組數據,和東北地理所打了30多年交道的東北師范大學原黨委書記盛連喜也不禁感慨:“特色研究所建設非常有必要,這讓他們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國家科研主力軍。”

這場“特色之旅”源于2015年,東北地理所進入中科院研究所分類改革試點,開啟了特色研究所建設之路。東北地理所以滿足現代農業和生態文明建設兩大國家需求為使命,著力解決東北主要作物種質資源創新、土壤治理及糧食增產、生態恢復及環境保護等重大科技問題。

定特色 聚農業

何興元擔任東北地理所所長至今已有11個年頭。當年他從中科院沈陽應用生態研究所調來上任時,東北地理所還在為生存問題發愁。

何興元到任后,所領導班子開始重新定位發展方向,聚焦農業發展需求,調整科學布局和科研方向,漸漸扭轉了東北地理所發展相對緩慢的問題。這些前期探索和積累,為未來建設特色研究所提供了底氣和信心。

但同時,何興元也十分清楚研究所自身的弱勢所在。“定位準確、學科有特色,但整個學科體系還不完善”。他向《中國科學報》舉例說,籌建特色所之前,東北地理所只承擔了“松嫩—三江平原糧食核心產區農田水土調控關鍵技術研究與示范”1項國家科技支撐計劃項目,“說明核心競爭力還不強,這與東北地理所的地位是不匹配的”。

因此,走好特色建設的第一步尤為關鍵。“優化學科建設,凝聚特色方向。”這是所領導班子經過廣泛調研和反復討論后給出的結論。

東北地理所首先調整了地理學、遺傳學和生態學專業方向,重點打造大豆分子育種、黑土生態、蘇打鹽堿地改良等領域的核心競爭力;構建“實驗室+中心”的新格局,提高區域地理、環境科學和地理信息系統專業對農業特色學科的服務力度;強化特色方向研究團隊,新建寒區大豆育種等6個農業特色方向學科組。

無疑,這種學科調整對于東北地理所的傳統方向而言頗具挑戰性,然而回報也非常明顯,那就是爭取國家重大任務的能力增強了。

何興元把2016年看作東北地理所的項目年。當年,該所共承擔了4項國家重點研發計劃(含原國家科技支撐計劃等)項目,分別是“主要經濟作物分子設計育種”“東北蘇打鹽堿地生態治理關鍵技術研發”“中高緯度濕地系統對氣候變化響應”和“東北退化濕地恢復與重建技術及示范”。

其中,由東北地理所研究員馮獻忠牽頭主持的“主要經濟作物分子設計育種”項目,經費7837萬元,是該所建所以來拿到的經費最高的項目。

然而馮獻忠曾為經費預算編制頭疼。2016年4月22日,馮獻忠接到科技部的電話,要求在5月3日前完成經費預算編制。“現在新政策多,我對經費編制又不熟悉,于是請所里提供幫助。”他回憶說。

第二天恰逢周六。一大早,時任副所長黃鐵青就聯系了財務管理處處長李濤,并讓馮獻忠找他商議。“國發[2014]11號文件明確要求,預算評審時不得按比例扣減”“關于間接經費,建議按規定標準要足”……李濤迅速投入工作,同馮獻忠及團隊成員“互動”,協助其按時完成了預算申報書的編制工作。

回想起這段經歷,李濤記憶深刻。“雖然有壓力,但也有動力,特色所建設讓我們更有精氣神兒了。”這名在東北地理所工作了20多年的老員工說。這句話也道出了廣大科研人員的心聲。

根據科睿唯安最新一期ESI(基本科學指標數據庫)數據,東北地理所共有兩個學科進入ESI全球排名前1%行列,分別為農業科學和環境科學與生態學。其中,農業科學學科從2018年5月首次進入全球前1%后,排名穩步提升;環境科學與生態學學科是今年1月首次進入全球前1%的。

定機制 聚人才

盛連喜在參加東北地理所舉辦的中科院“百人計劃”的一場答辯時,曾私下問何興元:“你們每年能拿出多少錢讓青年人才出國?”聽到200多萬元后,盛連喜不由得感慨一番。

近些年,東北地區人才流失嚴重,已引起全社會的關注。東北地理所身處其中,也難免面對“孔雀東南飛”的窘境。

“定位再明確,學科再有特色,沒人才也不行,尤其是領軍人才。”何興元說。留住人才、培養人才,成為東北地理所建設特色所的一項重要任務。為此,東北地理所想了一招,即全力支持國家項目申請,同時培養重大項目首席科學家。

修艾軍是東北地理所2016年從美國引進的學者,也是舉全所之力培養出來的首席科學家之一。她主要從事大氣環境模式的開發與應用,目前是東北地理所海外特聘研究員,也是區域大氣環境學科組組長。

談到自己主持的2017年度國家重點研發計劃“東北哈爾濱—長春城市群大氣污染聯防聯控技術集成與應用”項目,修艾軍說她要感謝的人太多了。

她介紹,在美國申請項目時,自己所在的機構沒有義務提供幫助,只有課題組成員去做。而在東北地理所則恰恰相反,所領導不僅主動過問項目申請書的填寫進度,有時還會幫她審閱修改。

修艾軍對東北地理所的項目申報評審會議尤為贊同。“所里多次組織專家對項目申請書、實施方案等進行把關,專家們提出的建議特別有用。”她說。

組織這樣的“把關會議”是科研計劃處處長武海濤的日常工作之一。而“把關”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要用好人才,不斷挖掘他們的潛力。這一做法現在看來是卓有成效的。該所承擔重大科研項目的首席科學家由籌建前的1人增加到現在的10人。